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怪才奇缘(作者:苏金茂)

怪 才 奇 缘



文:苏金茂

诗云:鹭岛宏宝斋,艺术奇葩开;醉心三十载,画坛称怪才。又云:茫茫人世间,物质精神连;八闽天地阔,山水蕴奇缘。
尚未认识张宏之前,就已听说他是画坛“怪才”。而我生性就喜欢跟异于常人且有才华的人打交道,于是在今年立秋当天,我与张宏在 “中国茶叶普洱店” 一见如故。我们在一间精致古典的小茶室里一边品茗,一边东南西北地闲聊。
话题是从张宏的“我与永春有缘,永春人对我有恩”的开场白拉开的。人投缘,话投机,顿感相见恨晚,聊着聊着,三四个小时转瞬而逝,而怪才的清晰轮廓和不俗情缘却烙在我的记忆里。



讲述者:张 宏
记录者:苏金茂

弃耕从艺  裱现出色
张宏出生于漳州市平和县乡下,两度高考名落孙山,下地劳动不安分,鼓动其父弃种稻谷改种香蕉。因香蕉冻死,导致张宏“蕉”头烂额,带着被父亲责骂的满腹委屈,他逃离农村开始闯荡江湖。于是,张宏来到了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做了一名打杂的临时工。这一年,张宏 22岁。身处艺术教育学院,他的内心躁动不已,产生“迈进艺术殿堂”的狂野思绪。于是他就拜师学裱图,成为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书画裱褙部一名临时工,从此钟情于裱褙工艺。
裱褙是中国字画特有的装饰技艺,至今已有 1700 多年历史。因对绘画艺术有着强烈的向往,张宏学习裱褙技艺特别地用心,一天工作 18小时不觉得累。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下来,他就精于此道了,熟练地掌握了裱褙“拓、裁、配色、备料、上料、封边、复裱、定型、修边、打蜡、装轴”等精细活。经他裱褙的书画,神采墨妙,跃然生动,增进美观,大大提升了字画的观赏美感和保存收藏价值。俗话说,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因裱褙技艺出类拔萃,张宏于1986年就当上了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书画装裱部主任。这一年,张宏年仅 24岁。
张宏 1988 至 1995 年历任该部主任,十年沉浸在书画海洋里裱耕不辍。期间,他结识了诸多艺术家,有的是资深的艺术界老前辈,如:高怀,张人希,林英仪等;有的是名闻遐迩的著名书画家,如:朱鸣岗,魏传义,尉晓榕,唐勇历等。1989年在厦门文联和厦门书画院联合举办的原国务院副总理方毅个人作品画展中,张宏因出色的裱画技术,受到了方毅的接见。他不仅裱褙技术日臻炉火纯青,同时掌握了拆裱损、霉、黄旧字画工序,其造诣令同行刮目相看,对古字画文物的保护做出了贡献。张宏还十分注重裱褙传统工艺传承,乐意手把手传授技艺,如今他的徒子徒孙遍及国内外。

与画结缘 突破自我
1992 年,张宏刚刚过完 27 岁生日,就创办了宏宝斋画廊,是厦门最早的画廓之一。主营全国八大美院艺术家作品,策划书画名家艺术展览上百场。担当艺术家经纪人,架起艺术通向市场的桥梁。他还勇吃螃蟹,成为“艺术品股票发行第一人”。2010 年,他把当代画家杨培江的 12 幅艺术作品捆绑成一个资产包,然后拆分成股份出售,在深圳文交所挂牌交易成功上市,探索艺术品与金融结合的可行路径。




2021年张宏与夫人在宏宝斋合影 高度的兴趣是行为的向导,不懈的追求是前进的动力。张宏自1987年开始对绘画艺术进行探索,从自学临摹张子昂的中国水墨白描入门。闲余时拜读近代大师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傅抱石、弘一法师、林风眠、黄宾虹、吴冠中等的自传,研寻大师们艺术入境之道,在深入了解中国绘画历史渊源中,自学成材。
张宏缘于艺术、从事艺术、默读艺术三十余载,在书画大家余承尧的深度影响下,在姚铭锋、张卫国等的鼓励支持下,于天命之年提笔走上创作之路,以闽南为背景素材,绘自我心境,将丰富的思想内涵挥洒于画布间,时尔拙、扶、按、点、描,构、境、思、空、谐,无论村落、天境、动物、宇宙,似像非像无拘无束,大胆挥毫,肆意涂抹心中色彩,令画面既有东方水墨之韵味,又兼具西方色彩靓丽之意趣,神游于天地之间。偶有所得,张宏即多添购油布,多出作品,自觉快意无限。



张宏作品:《DNA-家族》

涂抹无拘束,挥毫展宏图。2020年,在宝龙集团举办的上海酒店艺术品博览会上,张宏应邀参展。有收藏爱好者一口气相中了他的 6幅作品,并且出价不菲。他一共带去了 20多幅自有作品,成交率却比一些知名画家还高。张宏的绘画成就,不仅让自己感到惊喜,而且让圈内人深感意外,观摩过张宏画作的艺术家,对他作品的展现手法赞叹不已。
深爱受阻 因画得福 1987 年,张宏还是装裱临时工时,他就遇到了一生的真爱。就在张宏到厦大打工第 2年,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又招聘了一批临时工,其中有一名叫陈玲的女青年,穿着朴素,扎着两条小辫子,眉清目秀,做事勤快。张宏得知陈玲竟然是来自老家平和县乡下的同龄人,内心就涌起了青春的喜悦。一看到陈玲,他就满心欢喜,一想起陈玲,他浑身有劲,工作起来一点都不觉得累。



张宏作品《圆宇宙N0.1》尺寸:100X100cm

一段时间后,陈玲也知道了张宏与自己是老乡,目睹了张宏的努力工作、积极上进和踏实厚道,心中也是情愫暗生。于是,两位年轻人在工作中多了一份互相勉励,在生活中多了一份互相照顾,在心灵里多了一份互相爱慕,在眼神中也就多了一份甜蜜。当时的张宏既深爱陈玲又深感自卑,自卑的是自己 1.59的身高、家境的贫穷和一个月才 20元的薪资。可真爱是没有附加条件的,心许胜过千言万语,当张宏鼓起勇气向陈玲时陈玲眼里噙着激动的泪花,两个年轻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按理说,两情相悦,谈婚论嫁,自然是水到渠成,可当陈玲带着张宏出现在父母面前时,父母直言不讳地嫌弃张宏的个矮、家穷和临时工,这无疑给憧憬着建立幸福家庭的两个年轻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陈玲力图说服父母,可父母却反过来劝女儿另找条件好的对象,于是陈玲只好向父母摊牌“非张宏不嫁!”父母眼见女儿铁了心肠,就向张宏提出“想娶我女儿,就得拿出 1200 元的聘金”。当时的 1200 元对于张宏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一个月才 20 元的工资,除去生活费用所剩无几,假如一个月能剩下 10 元,那也要10 年才能节余 1200 元。无疑这是陈玲父母故意为难陈宏,想让他知难而退。
话说永春县有一种独有的传统民间艺术品——“永春纸织画”,盛唐时曾与杭州丝织画、苏州刺绣、四川竹帘画并称中国四大家织,享有“中华一绝”的美誉。永春义亭纸织画工艺研究所创办者周文虎,有志于将“永春纸织画”发扬光大。他在纸织画创作实践中,在裱画环节遇到了技术难题。如何使纸织画经裱褙后平挺熨帖、不走样不变形,成为周文虎亟待攻克的技术难题。为攻克这一难题,他交代儿子周梅森赴福州、莆田等地拜访裱褙名师,均无突破性进展。
1987年,有人向周文虎推荐了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书画装裱部主任张宏,周文虎的儿子周梅森满怀希望前往厦门大学求助张宏,张宏深入了解纸织画工艺后,提出了一个设想:纸织画采用半生熟的宣纸作画,经过裁和织,加上一条条白纸丝的纬线盖上去,画的背面不光滑,这给裱图带来了棘手难题,如果采用熟宣裱法来托裱“命纸”可行,“命纸”这一核心技术能够顺利解决,其它裱图流程也就水到渠成了。于是,张宏答应周梅森试裱一幅山水纸织画,一周时间后看效果。一周后,经张宏裱褙的山水纸织画,画面平滑熨帖,淡雅朦胧,山水景观飘然荡漾,极富立体感。试裱成功后,周文虎就将其创作的纸织画全部交付给张宏裱图。



周文虎:永春纸织画《今秋幽谷》

在张宏高质量完成周文虎交付的四十幅纸织画裱图后,周文虎热情邀请张宏赴永春义亭纸织画工艺研究所作指导,张宏爽快应约。周文虎用闽南永春待客的最高礼节“猪脚面线蛋”热情款待张宏,并向张宏介绍自己立志继承和弘扬永春纸织画传统艺术,提前十年申请退休,从事纸织画研究和创作。张宏受其精神所感动,主动提出留在永春一星期,将纸织画裱褙技艺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周文虎一家人。后来周文虎在纸织画上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实有张宏的一份贡献在内。
一星期转眼就过去了,周文虎一家人也初步掌握了纸织画裱褙技艺。相处一星期,张宏和周文虎一家人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为感谢张宏的传艺恩情,周家除了给张宏一个小小的红包外,周文森还介绍张宏从永春买了两幅古画带回厦门。
张宏带回的两幅古画,一幅是山水画,一幅是耕牛图,是张宏用身上仅有的 100元购买的。回厦门没几天,他的朋友柯先生看到这两幅画,就帮他介绍卖给了一位台湾商人,无巧不成书,这位台湾商人出价刚好是1200 元人民币,此时张宏的月工资是 28元。1200元刚好可以搬掉真爱路上的“拦路虎”,张宏直呼“此乃天助我也!” 陈玲父母收到 1200 元聘礼时,竟怀疑张宏是借来的。这时张宏耍了个小聪明,他说绝对不是借来的,是自己到永春县传授裱褙技术赚到的。这着实让陈玲父母刮目相看了,他们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靠传授手艺在短短的一周内就能赚到上千元,这样的女婿说不定是金龟转世呢。真乃:打工遇真爱,因画结良缘!

结识余老 受益终身
张宏经营宏宝斋,自然结识了许多书画大家和社会名流,陈光辉就是宏宝斋的常客。他乃是原国民党退役中将、台湾著名画家余承尧的外甥。1992年的一个春日,陈光辉带着张宏前往厦门禾祥西路美仁新村拜访 91岁高龄的余承尧先生。一踏进余老家门,张宏只见余老躺在摇摇椅上养神,嘴里哼着南音曲调,非常享受的样子。陈光辉知道这位高龄的舅舅有些耳背,于是大声地喊“舅舅”,告诉他“有客人来了”。只见余老睁开眼睛,露出了慈祥的笑意。陈光辉搀扶余老坐稳后,向老人家介绍来客张宏是裱褙名家并自开画廊。余老听后直说好,并表示愿意将自己所作的画交给张宏裱褙。张宏第一次到余老家做客,余老就热情地邀请张宏在家共进午餐,并与他亲切地聊家常。余老的热情和信任,着实令张宏感动不已。
1992年秋,陈光辉策划了海峡两岸山水画联展,由红宝斋承办,余老亲临开幕式剪彩。剪彩当天,张宏三岁的儿子张腾也在场,余老抚摸着小张腾的头,小张腾开口就叫“爷爷”,这让余老笑得合不拢嘴。从此,每隔一小段时间,张宏都会带上小张腾去余老家拜访,小张腾每次都会亲切地喊余老“爷爷”。余老不仅抱他亲他,还特地作了几幅小小山水画赠予小张腾。

1992年余承尧先生为《海峡两岸山水画联展》剪彩

张宏成为余老家的熟客后,余老常常会与他聊自己独特的人生经历。余老告诉张宏:“我出生于福建永春县洋上村,四岁失怙,由祖母抚育成人。青少年就读永春中学时即以书法、古诗文名闻乡里。1920 年东渡日本,于早稻田大学攻读经济,又投笔从戎转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钻研战术。返国后服务军旅,1946 年以中将级别退伍,1950 年辗转赴台,经营药材生意,余暇则读书、作诗、作画、写字、听南音自娱自乐。我从 56 岁开始作画,没有师承,仅以大自然为师。1989年 10月 2日,我 90岁返回厦门和永春,探望 40年未见面的家人乡亲。1991年初在厦门定居”。

余老还告诉张宏:“我平生挚爱四样东西,即书画、山川大海、家乡及乡音。在独居台湾的日子里,作诗以抒发思乡之情怀,描绘山水以寄托对祖国大好山河之热爱。听南音寄托对家乡刻骨铭心的思念,我的艺术世界便由此而产生”。张宏从余老的介绍中得知:余老绘画“既无师承,又无粉本”,完全是师法自然,祖国的大好山河,故乡永春的峥嵘山石,就是余老笔下的创作源泉。余老曾说“他画的是大自然,学习的对象也是大自然,山水是自然的产物,形象丰富,是永远表现不完的题材”。



余承尧先生山水画

余老对故乡永春的铁甲山和石齿山有着特殊的感情,两山的形象常在其画中出现,这些如铁甲如石齿般的奇山异石牢牢地盘踞在画面中,充分说明他对故乡永春刻骨铭心的眷怀。在他被拍卖出高价的《通景山水》中就有铁甲山和石齿山的影子。他曾在一幅题为《峻谷奔流》的山水画中题诗云:“峻峰盘石积,险路玉泉飞。白云留翠壑,何日始能归。”思乡之情溢于言表。
张宏说,余老的画作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当年美国华侨著名收藏家、画家王己迁拿着余承尧赠予他的一幅山水画在美国的“苏福比”拍卖行拍出 500多万元港币,折合人民币600多万元。《雄狮美术画刊》报道了拍卖实况。张宏和陈光辉拿着这本杂志去拜访余老,告诉了余老这件事。余老看完报道后乐呵呵地说:“王己迁先生曾到台湾拜访我,当时我还是在小张的宣纸上画画,是他鼓励我画山水巨幅作品。我后来《画江山万里图》等得益于王先生的启发,他是我的伯乐。他拿去拍卖的那幅画,就是我赠予王先生的画作。” 一提到余承尧,张宏就会深情地说:“一生能结交余老是我的福气,他老人家对我影响至深,他无师自通的绘画成就,激励我勇敢地拿起画笔;他艺术大家的风范、对故土的挚爱以及知恩必报的情怀,是我终身学习的榜样!” 张宏如今已经从懵懂少年蜕变为成熟沉稳的男子汉。他已成长为资深艺术市场专家,具有“文物艺术品评师”“文物艺术品经纪人”“文物艺术品鉴定师”等多种资质证书。他创办的厦门宏宝斋曾被全国文联评为星级画廊。如今他还兼任农工党福建省委文化艺术专委会副主任、中国艺术协会(台湾)常务副会长、厦门市海峡书画产业协会副会长、厦门市鸿山慈善基金会副会长。经历了人生对艺术的执着探索,绘画之余,他梳理人生印记,追溯曾经走过的艺术岁月,用心完成了《大家与我》一书,汇集整理了 30 多年来与海内外艺术家交往的人生际遇,真实记录了与 170多位艺术家结下的深厚友谊。透过此书,令人感知张宏艺术生命的成长轨迹及其纵横绘画立体交错的美丽人生。




张宏在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指导师生作画 我用张宏的名字撰一幅冠头联,衷心祝愿他:
张开翅膀飞翔艺术新境界
宏展心智抵达绘画更高峰



来源:书画名家头条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