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毛时安:旧梦新写

1u8vkat7roZLsZULQGXfGdeMlof46cw4PD3MYvUk.png

u4h9VBs8UOclvmNUL6iJm1ncYd7VzwX0EYlvcHB5.jpg

李守白-重彩画 《海纳百川上海滩》2007年

  二十多年前,上海人曾经因为这座城市一成不变的风景而沮丧、灰心得抬不起头过。二十多年后,上海人却开始为自己生活、熟悉的城市那么脱胎换骨沧海桑田的急遽变化,为那些多少年维系着自己的生命、已经成为自己生命一部分的、正在消失中的上海弄堂而叹息、失落。于是,怀旧,作为一种思潮,在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在每个人的心头弥漫。从灰心沮丧到失落怀旧,心情的陡转,就发生在历史回黄转绿的一瞬间。于是,艺术开始一片片一丝丝地为人们编织、拣拾旧梦。艺术家李守白就是在一个屹立在这片文化背景下的艺术家,一个顽强、执着守望着上海人精神家园的艺术家,一个在旧日弄堂里徘徊梦想的艺术家。

  在怀旧的艺术大潮里,艺术家们循着两条路径在走。一是漫步在同样开始消失的江南那些临水的粉墙黛瓦前。一是穿行在已成旧时风景的上海都会的弄堂小巷。后者有迹可循的是贺有直先生笔下以传统线描造型的老上海风情。那是以深厚功力和如名店老汤般的人生阅历为底子的。机智,幽默,生动。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老字号。面对贺有直绘画的“老墙”,年轻一代的李守白动足脑筋,居然别开生面,在老上海题材绘画领域辟出了一个光华灿烂的新天地。

  我把他的这些画定义为,新海派都市重彩画。

YXV1dhic7fZYC18uucwykDLqQM1FDazXW1i3OeJW.jpg

李守白-重彩画 《往日时光》2010年

  李守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怀旧,而是在寻找、在打通一条连接昨天都市风情和当下情感世界、视觉体验的艺术隧道。

wqIjOSw0rCQ1rJh54mgwcGdhJIbsHYMNgOWqRNFC.jpg

李守白-重彩画 《书头娘姨》2010年

  李守白的绘画取材于以石库门老房子为主体的上海弄堂。那是承载着他童年所有美好时光“天堂”。直至今天,他依然会想起,傍晚时分弄堂飘出的饭菜香,回味起童年记忆最深处的热气腾腾三鲜砂锅汤。对于李守白来说,画老上海不是职业之需,而是一种内心情感的自然流露和表达。为此,他就能不惜自己时光和生命流逝,去追寻、去创造一个“有意味的形式”。李守白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个老上海世界有写实的成分要素。他会精准精细的去展示石库门的红黑相间的砖墙,大门和墙体之间的结构,窗框形态各异的图案,玻璃色彩的千变万化,还有打开的窗台前一捧花的摆放,一块打结的窗帘的垂吊。

WCCOBmvsJnNcjOD94UvNpztQT16NFVccmM9LNIuy.jpg

李守白-重彩画 《阳光的日子》2011年

  在《阳光的日子》里,你可以充分领略他对上海老房子正立面结构高超的艺术能力。这些来自于他艺术家的敏锐观察,更来自他内心情感倾诉的需求。艺术的细腻往往因为你的情感的真挚。他的情感是渗透到了建筑的每一寸空间,渗透到了砖缝。这种精细的刻画,会令我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想起巴尔扎克对巴黎街道、房子的不厌其烦的描绘。

VRIShYLktnEm8l0bgvzcz8j7WK8XD1WYYsHiqeNA.jpg

李守白-重彩画 《回眸》2010年

  李守白不是一个自然主义的写实画家。

  虽然是我们见过的客堂阁楼,是我们熟悉的过街楼、亭子间、带着雕花装饰的大门,还有天井、阳台。但入画的视角,房屋与房屋、房屋与街道的联系、室内家具的摆放,都带有了经过处理的抽象的结构主义元素。具有高度符号化的特点。他把昔日上海老弄堂有关的一切,竹椅、鸟笼、天井里的水斗、水龙头、吊在墙上的沥水的鲜鱼、过了时的老式家具……有机地组织进了画面。李守白的艺术雄心在于,他想建构一个关于老上海人世俗生活的艺术符号系统,一种艺术的标识。事实上,经过他几年来艺术上的努力,他建构的石库门、老弄堂,已经成为外国人、外地人心目中上海的艺术logo。你想一目了然直观而感性地了解那些业已消失了的上海风情,李守白的重彩画,就是索引,就是地图。

29J9hFat56jO1QE0ZtcTlhQ0LZXLqEG9I5AqdjHg.jpg

李守白-重彩画 《闺中密友》2004年

  李守白把来自童年生活的记忆大胆进行了属于自己的陌生化的艺术处理。早在上世纪30年代,海派作家张爱玲曾留下一段名言:“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们也许没有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大凡怀旧的上海,活在记忆里的上海,大都免不了老照片岁月流逝的灰暗的色调处理,脱不了张爱玲的那份“陈旧而迷糊”带着些许没落的情调。李守白的大胆在于他突破了怀旧习惯的色彩限制的藩篱,他用那些浓烈亮丽得接近燃烧的宝蓝、鲜红、柠檬黄,再造了一个强烈的超视觉的艺术世界。将我们曾经的日子,记忆中的生活,空前鲜亮地凸显在了人们的面前。对激活我们沉睡飘渺的关于城市的记忆,这些像阳光蓝天明亮得耀眼的色彩具有号角般的召唤性。

YoAz6hrM2LHG65FJWAxKvGEjJQxEsHJ1PstdGBiM.jpg

李守白-重彩画 《香莲问茶》2011年

  李守白的重彩画来自传统,但又远远地离开了传统。没有了传统重彩画的那种古典的富丽堂皇,而是别有一种当代的青春气息。以其超强超艳超亮的色彩,形成了对既定视觉经验和审美心理的挑战,乃至压迫。在色彩上,它们就像可口可乐的红、百事可乐的蓝、爱马仕的橙色,具有极其强大的富于现代感的视觉冲击力。因为审美对象由农耕社会的自然山水转移到现代都市的弄堂住宅,画家在设色敷色等方面,研究、运用了许多特殊的方法。比如为了加强正面墙体的肌理质感,特别在宣纸的背后铺陈厚重的色彩。

MfGq9ARGfCwflGggxrZaZTyRCbXHGsuJX27AELUX.jpg

李守白-重彩画 《佳丽》2010年

  上海有它的精魂。这就是“摩登”。摩登,就是时尚、时髦,就是现代风,就是标新立异。但从前的上海人不用后面的那些词,而喜欢用洋泾浜的“摩登”来代替。不管你是否喜欢,那是一种“上海味道”。近代的上海,是中国演绎摩登风情的大舞台。上海大众的摩登在南京路,上流精英的摩登在淮海路,而骨子里底色的摩登,则无处不在地生活在石库门弄堂里。上海的所有摩登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都是由生活在此中的都市女性带出去的。她们同样是李守白重彩画当之无愧的主角。她们在李守白笔下,将上海摩登的精髓,再度演绎出了曾经有过的那些动人的瞬间。她们身着海派风格的旗袍,诚如张爱玲说过的那样,“旗袍的作用不外乎烘云托月忠实地将人体轮廓曲曲勾出”。从妙龄少女到闺阁少妇,婷婷袅袅,兼备着窈窕淑女的妙曼曲线和贤淑典雅的气度。一如朱国荣先生说的那样,即使在最平淡的日子里,也要以最美的姿态度过。她们“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经意一瞥蕴藉着万种风情。品茶、梳妆、弹琴、绣花、弹唱无不流淌着一股唯美的情愫。再加以这些都市女郎都长着一张蒙迪里阿尼笔下女性的瓜子脸大眼睛。那实在是一种想象中而不是现实中的梦幻的美。我特别喜欢除夕夜两小无猜,手拿压岁钱坐着,头和肩相偎的温馨。

L8ECPZju08q8Bb2H0CinHziJsqwrc2adSCq6ty53.jpg

李守白-重彩画 《量衣》2010年

  《量衣》中少女的曲曲身姿、难以言表的神情和老裁缝专注的目光,将日常生活的气息,传达得丝丝入扣。既展示了风俗,也传达了风情。上海弄堂的摩登是和最寻常的“过日脚”联系在一起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看上海的方式。李守白的方式是重彩的唯美的现代的。

5IeiPjomzjP7fez8ixjpZgCl4m7GxwVGFyDUuKDt.jpg

李守白-重彩画 《凝望》2010年

  上海作家王安忆不无感叹地说,一百年的上海就好像是一个短梦。留下了可怕的梦愿和美丽的幻境,而身后江水长东流。其实长东流的还有艺术。比如,李守白和他的新海派都市重彩画。

qS5sVu4jHkBgUHZa7jfLHpcnhxNAx8JrmGJmzD7h.jpg

  李守白,1962年出生于上海,籍贯浙江上虞,擅长绘画和剪纸。现为中国民协剪纸艺术委员会副主席,中华文化促进会剪纸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工艺美术大师、上海华东师大、上海工艺美院客座教授。“非遗”海派剪纸代表性传承人。作品先后在法国、德国、奥地利、古巴、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北京、上海、广州等国内外多地举办展会和参展,连续17年参展上海艺术博览会,作品摘取包括中国文化部“文化遗产日奖”、中国文联民间文艺“山花奖”等在内的10多个金奖。先后被授于中国“德艺双馨 剪纸艺术大师”、上海市“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上海市领军人才”、“上海市优秀中青年艺术家”、“2020中国非遗传承创新功勋模范人物”等称号。作品被中国剪纸博物馆、上海美术馆收藏委员会、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上海大剧院画廊、美国星巴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中信泰富广场有限公司等世界多国机构和私人收藏家收藏。

EYdK8wExQnEA9bKVXcBz7Fo4vuCa8UqxPQ1fJwHX.png

  毛时安,浙江奉化人。1982年毕业于华东师大中文系。历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政府参事,上海市政协常委,上海市文联委员,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上海市艺术创作中心主任,上海艺术研究所所长,《上海文论》副主编等。199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引渡现代人的舟筏在哪里》《美学新变与反思》《长夜属于你》《情绪的风景》《城市的声音》等,主编《1991年中国小说》《海上名家文丛随笔》(5册)《正在消逝中的上海弄堂》《海上风艺术文丛》(6册)等。评论作品曾获首届上海文学作品奖、首届上海文学艺术奖、全国中青年美学优秀成果奖、上海哲学社会科学奖、第五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一等奖。

  · 版权说明 ·

  相关图片来自于李守白

  再次感谢毛时安老师的文章

  侵权联系删除

  · END ·

cXCC1PFZJVC0ibQvwBLp8fuOMsx8HO2LGJSU1EEn.jpg

来源:艺术家提供 作者:毛时安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