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艺术头条发布2019】年度美术馆总结:面向未来的“考古”

按:美术馆,往往是大众迈入艺术的第一道门槛,也是城市文化最前沿阵地。回望2019年的美术馆行业,民营美术馆实力凸显、定位清晰,在当代艺术家推荐、国际艺术交流与合作方面呈现出来明显优势。公立美术馆则继续发挥传统艺术的馆藏优势,深入研究艺术个案,并联合办展,在全国形成一股重要的学术力量。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于2019年12月31日,雅昌艺术网共收录展览约5128个展览,其中美术馆展览近2600个,占到总展览数量的百分之五十(包括公立美术馆、民营美术馆、艺术宫、画院、艺术馆等均划分为美术馆序列)。雅昌艺术网试图就这些美术馆发生的展览找到一个值得分析的剖面,以看待过去的2019年,以期待已经到来的2020年,美术馆的工作即像是面向“未来”的“考古”,如何做到有效的梳理既有的艺术价值和拓展未来的资源和外延的边界,希望业界越来越多的美术馆继续贡献和修改自己的答卷。

VTjD9MNVqlQRET5HrvGCAG5d22JJYMvIR3KAlQ3Q.jpg

央美美术馆:“先驱之路:留法艺术家与中国现代美术(1911-1949)”展览现场

向传统致敬,拓展“未来”资源

“面向未来,艺术博物馆不仅是呈现作品的场所,更是创造新的文化价值并放大该价值的场域。艺术博物馆应该如何在跨学科、跨边界的联系中延续传统、把握边界、引领创新;如何推动历史,在传统与创造之间做出何种选择,又如何向传统致敬?针对这些核心问题的思考、研究、探讨提出了可能的解决方案,拓展未来资源,是艺术博物馆未来发展的关键。”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张子康对过去的2019年以及到来的2020年,美术馆应该如何面向未来做出了自己的解读。

#当代艺术 #美术馆 的海量数据就在Artbase

汇聚全球艺术数据,权威地行业研究与分析,随手可得的艺术教育和艺术品交易参考工具。

在过去的2019年,央美美术馆在不仅梳理历史和个案方面,还推出了留法艺术家与中国现代美术、纪念古元诞辰百年、周令钊先生百岁艺术展等研究性大展;还在引进国外艺术家个案方面,推出了诸如像安尼施·卡普尔、雷安德罗·埃利希、马克・奎恩、布鲁诺·瓦尔波特等的大型个展;并在2020开年大展中推出 “CAFAM Techne三年展” “真实的拓扑” “运动中的艺术:媒体艺术杰作之旅”中国巡展。在张子康看来,当代中国的艺术博物馆最重要的使命是建立一套艺术学术价值的评判体系。

tiKyTn0BjElCpzL9jtEZUoxdH2z8iNrR0uPl43QU.jpg

雷安德罗·埃利希,《建筑》(2004年)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现场(2019)

写真布喷绘,灯,铁,木和镜子

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同样给出自己的“未来”解决方案。“我给我的团队看图表,把工作方法叫做土星工作模式,把展览和研究变成一个球体剖面,这就是土星。我们以20世纪为一个横切面,来探讨古代以及未来。邱志杰老师说我们在用装置的做法研究齐白石,我确实是在用一个更丰富的方法对齐白石进行介绍,这个思考方法就来自土星。”

oYABP3gJSCSzkiFhE2yE6FKDSnsviuFpXIIUxlIr.jpg

vNeb78UFJEQngkPksVHI1XdFNiCQRVRkdHi3wqVf.jpg

2019年11月12日,“此中真味——齐白石艺术里的中国哲思”展览在希腊首都雅典塞奥哈拉基斯艺术基金会美术馆开幕

互相影响:兄弟馆间的联动

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同样对联合一切可联合的力量充满了激情。在就任馆长的第四年,王绍强重启了广州三年展,“我们是中国策展人和国外策展人联动,还做了过去五届双年展的梳理,跟整个区域联动起来,珠三角八九个美术馆联动做平行展,还有外围展。还有广东美术学院的学生参加美术馆论坛是要打卡的,是算成绩的,不算他们不去。我们从早上到晚上一天的论坛,可以座无虚席。”

2019年,北京画院联合十几家美术馆博物馆共同推出齐白石山水画大展,尤其从重庆三峡博物馆借出齐白石最为精彩的山水十二条屏。在吴洪亮看来,美术馆间相互联动、巡展,是扩大影响力的最好办法。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齐白石,我取了个题目叫:清平福来,他们起了一个客观的名字:中国著名画家齐白石。后来这个题目我送给了故宫博物院,展览影响力超过北京画院很多。”吴洪亮说。

3FWhvLRyl9TJXQPN7HlMwSa7t4BMSdBXOBsj6wxv.jpg

第六届广州三年展现场

在这里同样得提到湖北美术馆,就是由湖北美术馆主要牵头发起的“8+8”计划:“@武汉”,即在湖北美术馆和其他艺术机构的合作下,每年在12月份湖北的艺术机构形成8个美术馆和8个画廊同时发力。这样的联动方法同样也在西安、长沙、成都等城市,以美术馆展览为主,引燃整座城市对于艺术的热爱。

mHHf40StD3HEWMvRep9sLOBtfhG6myB5PJo8zFRZ.jpg

湖北美术馆,“中国姿态·第五届中国雕塑展”现场

美术馆的学术厂牌和数字化链接

在湖北美术馆馆长冀少峰看来,一个新世纪的新型美术馆,必须要有自主策划的原创品牌展览。湖北美术馆设置了四个三年展——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工业版画三年展,美术文献展,中国雕塑三年展,一个常设年度展——三官殿1号艺术展,一个固定陈列展——20世纪湖北美术文献展。这样的学术“厂牌”同样可以再前文提到的,广东美术馆重启的广州三年展,央美美术馆在经历CAFAM双年展和未来展之后,修订改造后重新推出的“CAFAM Techne三年展”,以及民营美术馆今日美术馆一直在推出的今日未来馆和今日文献展。

而这样的“厂牌”打造,不光是自主策划,势必带着自己的学术品味和价值输出导向,比如今日美术馆这一届的今日未来馆所探讨的即是,网红展流行之后,新媒体数字展如何保持自己的深度?当沉浸式的技术完善之后,大家开始以最快速度消费展览的时候,一个美术馆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TKVtR3DSCGgQiy0HmN2JUnkEC40Yp28rrRBVLuuZ.jpg

2019今日文献展现场

VNc23X8E5EhXIzoVviPpQnMCAyknMSeyjWTJYEpd.jpg

“今日未来馆•机器人间 DE JA VU”展览现场

在高鹏看来,今日美术馆所做的不光是打造学术和未来厂牌,最重要的是优化美术馆的用户体验。他意识到美术馆耗资数百上千万打造的展览,年轻的观众走进美术馆看展时间只有几分钟,这引起了美术馆界的警觉和思考。所以,美术馆定位的艺术到底如何在这个新的时代,和公众发生更好的联接?这也是美术馆当下应该思考的问题,而今日美术馆在这方面已经开始实践,例如提出“今日未来馆”的概念。

全球语境中 民营美术馆的国际合作与重新定位

近几年来,随着民间资本对美术馆运营模式的逐渐成熟和“造血”模式的探索,民营美术馆的力量开始凸显出来,尤其在“活下来”之后,民营美术馆的决策者们以开放的态度和视野,一方面寻找各自的清晰定位,另一方面在全球当代艺术的语境中,施展新拳脚。

txADLaRNTGnDZwfvUdnuZLW6WCFkYo7xg8ycMy6c.jpg

余德耀美术馆x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x卡塔尔博物馆群推出合作首展

2019年,上海、北京、深圳、香港,中外美术机构的呈现出与海外机构密集合作的新趋势,尤其以民营美术馆力量为主。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上海西岸集团、上海陆家嘴集团、浦东美术馆、北京798文化创意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罗丹艺术中心纷纷与海外重要艺术机构签订长期持续合作协议,他们的合作项目将在未来数年内,为中国观众提供诸多西方重要艺术展览。

89x3rzae8BBSC3bq5EodXD0kMqxhmwdCtVLHSTJz.jpg

松美术馆,布尔乔亚个展现场

纵观国内民营美术馆的2019,这些国际间合作,其实是基于其更坚定的对未来长期的规划和逐渐清晰的自身定位。以上海、北京地区的美术馆为例,龙美术馆除了继续对国际艺术家个展项目的推介之外,加强了对中国当代艺术个案的展览推荐比重,这一点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也尤为明显,接连推出一线艺术家的回顾展及大型个展。而无论是余德耀的国际合作,还是昊美术馆关注的先锋艺术,亦或是明当代美术馆的新媒体展,各家美术馆的性格特征变得越来越清晰。今日美术馆持续打造的中国当代艺术学术品牌,武汉的合美术馆、成都知美术馆为当地大众了解最新的当代艺术提供阵地,都说明民营美术馆正在进入一个更细分的阶段。

有一点需警惕的是,业界曾有艺术经纪人坦言,近几年民营美术馆所热衷的国际明星艺术家个展,已变成国际画廊进军中国市场的标准展厅。我们一样希望无论是公立还是民营美术馆,在不断引进国际明星艺术家展览时,同时不忘建立自己的学术厂牌,否则不免让人觉得有“偷懒”之闲。

从“中心”向“非中心”的流动趋势

公立美术馆也一直有与国际合作的项目,中国美术馆研究部的李暨涵有一个关于“外国艺术展在北京地区的公立美术馆(2014—2019)”的不完全统计。以北京地区的公立美术馆中国美术馆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为例,看外国艺术展在这两个馆的发展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

统计显示,在中国美术馆共计举办的外国艺术作品展有33场,形成了三大系列,分别是国际与交流展系列,国际交流“一带一路”特展、中国美术馆国际美术作品捐赠与收藏系列。这些展览很多是与其他国家的国家级美术馆合作的产物。数据显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从2014年至今举办了34个规模不等的外国展览。

nQxT17MRasP7sXy3oUszHS6mjlh7F1llbEFeIw2U.jpg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安尼施·卡普尔个展现场

 “2019央美牵头举办的安尼施·卡普尔个展,我觉得这个展览可以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在策划外国展览上的一个理念的缩影。”在李暨涵看来,在艺术家和展览的选择上,更多的是以个人展览为主,主要选择当下活跃在世界范围内的艺术家。

李暨涵通过梳理,发现中国的公立美术馆在举办这类展览的时候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国内美术馆馆藏外国美术作品太少,而且真正具有国际影响力名作较少。此类馆藏如何扩大,是未来制约公立美术馆外国展览发展更深入的症结所在。

而面对未来博物馆的跨地域合作,张子康有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艺术博物馆的国际合作有从“中心”向“非中心”的流动趋势,即由经济发达国家和地区向经济欠发达国家和地区流动。

“艺术的全球化是西方艺术史在其线性的发展过程中,随着全球化进程成为视觉艺术交流的国际语言和世界性的文化及经济现象。艺术博物馆要取得广泛的影响力,尤其是中国的艺术博物馆,‘中心国’不能作为唯一坐标,要同时关注‘非中心’国家和本国的不同区域。”张子康说到。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 asen_888

      民营美术馆的国际明星效应正在逐步褪去
      01年前 0
    • asen_888

      学院美术馆这几年的进步有目共睹
      01年前 0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Artbase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