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艺术城市之一 | 北京:年轻而又古老的“战场”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2020年了。仿佛昨日还是特别嫩小鲜肉的第一批90后终于也三十而立了。时间的节奏快得就像北京,自带996的运转不知不觉就一天一月一年过去了,感觉很多事情还没忙完就又要过春节了。


90后名单:2019出场机会并不多

策展人王春辰感慨过去的2019年,对年轻艺术家的总体感觉就是有活动,有展览,但是好像影响不如前些年那么突出,那么大,关注度那么高;反而是那些久经沙场的“老炮”艺术家做的展览要多得多,比方说在北京,各大机构的个展更多的是经过多年奋战的这些艺术家的舞台。

“年轻艺术家做个展真的是少的。一个是少,一个是影响不大,或者说关注度不高。很多机构都没有青年艺术家的展览项目,包括民生美术馆、尤伦斯啊,你看做的都是大牌儿艺术家,青年艺术项目几乎没有。全国其他的民营美术馆也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情况,所以说青年人的机会好像是:少啊!现在好像又处在一个相对边缘的地带,包括一些青年策展人做的项目也是没有得到广泛的关注,所以在这一点上,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王春辰说到。

在蜂巢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看来,毫无疑问,整体经济不景气波及到了艺术市场,一些画廊因此缩减展览,或取消艺博会的参展,而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肯定是依然需要扶持和投入,产出能力相对弱的年轻艺术家们。

“总体来看,在过去的2019年中,年轻艺术家的展览机会在减少。有趣的是,在这种环境下,年轻的艺术家只要足够优秀,一旦受到关注,反而会得到比往日更大的影响力。但这样的年轻艺术家实在不多,尤其是90后。艺术市场低迷时期,对于艺术家来说或许并非坏事,恰好调整心态,回归创作,让自己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为下一轮市场复苏提前作好准备。”夏季风说到。

画廊周北京的总监王一妃也提到,虽然展览机会不多,但是近年来,国内年轻的艺术家从创作的媒介、材料、技术语言,包括思维方式,都在试图做出一些突破,他们其实是在同一个界面下再去工作和思考一些问题,这是社会开放和国际影响的结果。社会事件和国际信息,都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被传递、被关注,进而被这些拥有国际视野和自我反思和判断力的年轻艺术家们吸收到工作实践里。

“从创作状态来说,这一批年轻艺术家们无论是工作方法还是工作技巧,都在逐步成熟并专业化,如果能够继续保持,相信他们将在未来发展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系统中的不容小觑的力量。” 王一妃说到。

今日美术馆副馆长晏燕表示,虽然90后出场机会相比并不算太多,但无论在今日未来馆还是今日文献展中,还是会着重考察年轻艺术家的表现,把年轻艺术家当成一个不可或缺的力量参与其中。

以上几位艺术界人士,给出的值得关注的90后名单是:

胡为一 窗外无窗 1,影像装置,175 x 115 x 25cm,2019

胡为一(b.1990),2009-201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专业。在2019年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中,以《窗外无窗》和《轻取》两件参展作品呈现出他媒介语言的独特性,视觉和观念表达的成熟性。他以独特视角切入,引导公众从平面化的身体感官体验,逐步伸向更为纵深立体的视角,在动态中窥探所见的真实。

沈莘《温暖期》 2018,单频录像,34’

沈莘(b.1990),现今最具代表性的90后中国艺术家,现居伦敦。作品个人风格非常强烈, 极具诗意,往往从个人角度出发,探讨性别、身份、阶层、信仰等议题。2019年,没顶画廊为沈莘举办个展“使饱和”,这是艺术家在画廊的首次个展,呈现其最新的录像作品《温暖期》和《精神流通》。

于林汉作品

于林汉(b.1990),2009年与2013年分别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和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2016年获得德国不莱梅艺术学院自由艺术系硕士学位。于林汉自2013年起多次在中国、德国、奥地利参加群展。2019年4月,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推出他的个展“另一个人幻觉:于林汉”。因为留学德国,于林汉将自身原有的艺术经验打断整合,重新出发,在不断的反抗与消解当中再生产形式,构建自己对于绘画的独特言说方式。

冯骏原作品

冯骏原(b.1991),有着物理学背景的研究性艺术家,现居上海。代表作品讨论南方地缘政治和控制论的历史。2019年参加了“此地有狮——画廊周北京2019‘新势力单元’” (群展)

童文敏 草坪(系列:无系列作品), 影像, 单频高清影像(彩色,无声), 5:58 2018

童文敏(b. 1989),行为艺术家,现居重庆。作品通常聚焦外部环境与个体感知的交叉,以似乎反逻辑的行为,激发诗意表达。2019年,千高原艺术空间为童文敏举办个展“规训的逃逸”,展览呈现童文敏2016-2018年间的作品。

葛宇路作品《葛宇路》在日本圆顿寺街区的展览现场

葛宇路(b.1990),因“葛宇路“事件在网络走红的行为艺术家,现居北京。作品探究个人以艺术创作方式介入公共生活的方式,并引发相对应的社会讨论和关注。2019参加了日本爱知三年展。

谭永勍作品

谭永勍(b.1990),201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油画专业研究生。2019年9月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在蜂巢•生成项目中推出他的首次个展“谭永勍:狡黠的月光”。谭永勍的绘画实践开始之初,便带有强烈的、对于生命意识进行探索的度量。无论是学生时期的作品,还是近年来的创作,对于生命的普遍性与层次感的探讨,分别从不同的维度进行了探查。在某种程度上,可视为一个艺术家从上到下进行自我审视的过程,所描绘处便是意识纯粹化的抵达之地。


私人艺术机构“慢下来”了,更用心了

上述王春辰提到虽然90后展览机会并不如预期的多,但是私人的艺术机构本身却是活动不断,虽然经济下滑大家都能感受到,但大多数自身都在坚持,有一个信念情况会好转起来,也有个别的经营的不错,抓住一些热点,有不错的销售;尤其私人美术馆都在做一些大型展览,有社会影响力的展,大家都并没有停下来,这一点应该是很值得欣慰的。

而据画廊周北京总监王一妃对于2019年中国当代艺术圈的观察,无论是画廊还是美术馆,其发展和运营步调都在逐步稳健、稳定,普遍注重展览的品质,注重深耕细作的工作,回归自身转向梳理和整理,通过展览和出版等活动系统呈现一个机构的思考和远见。

“我们其实能够从这种‘慢下来’的节奏中,看到一种认真的态度和沉淀的精神,一步步让自己的发展脉络逐渐清晰。与此同时,画廊和美术馆与其他群体的互动也是我观察到的一个普遍现象,比如通过传媒宣传,增进与公众的公共教育;通过举办活动,与艺术家、藏家之间保持紧密的沟通,一方面能够给养自身的运营状况,另一方面又能积极承担作为艺术文化机构的社会责任。”王一妃说到。

2019年很忙的策展人吴洪亮和盛葳同样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虽然经济下滑,但是私人艺术机构各忙各的,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既定活动。以上几位艺术界人士,给出的值得关注的私人机构名单是:

今日美术馆,今日文献展现场

今日美术馆在2019年呈现了国际性当代艺术三年展《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聚焦全球最新文化、经济及艺术动态;并在年中呈现展览《“世界图像”徐冰:蜻蜓之眼》,通过展示艺术家实验性的影像“蜻蜓之眼”,关联其与艺术家过往四十余年的创作和艺术概念之间的关联性;同时期举办的《第三届今日未来馆:机器人间》,也是即今日美术馆2015年开拓“未来馆”项目以来的进一步探索,呈现针对机器与人之间的未来处境的思考。这些展览从当代艺术的全球视野、中国当代艺术的个案研究、未来艺术的探索等方面呈现出今日美术馆的学术性和先锋性。

长征空间,吴山专个展现场

2019年3月16日,长征空间迎来了长达七个月的吴山专个展,2020年,长征空间将以此展览为例,邀请研究者对“吴”的命题进行系列研究、对话及展示,并同时进行其核心观念“今天下午停水”的历史文本翻译并出版英文版。11月,空间内展览以“长征计划:赤字团”收官。2019年3月伊始的“行星马克思”读书会孕育了一个开放的有机体,在这个有机体之上,“赤字团”得以扎根。

博而励画廊,90后侯子超个展“愚人的宝石”现场

2019年,博而励画廊推出了《没有航标的河流,1979》40余位/组艺术家应邀参加了展览,一百余件作品和相关文献共同构成了一部以“1979”作为引擎的话语装置。它立足于“1979”,但又不限于这一年的艺术、文化与社会变革,而是与“前1979”“后1979”之间潜伏的多维的连环碰撞。

北京公社,《马秋沙:白夜谭》展览现场

北京公社曾为多位中国当代艺术早期实践者如张晓刚、王鲁炎等举办过重要的个展,而近年来与年轻艺术家如胡晓媛、梁硕、梁远苇、马秋莎、尚一心、宋拓、王光乐、谢墨凛、赵要、周轶伦等人的紧密合作使画廊成为扶持本土新生力量的先行者。2019年,北京公社以《梁心广:土壤之上》、《马秋沙:白夜谭》、《剧场想象》、《周轶伦:与孟菲斯蓝调一起被困在车里》、《梁硕:景区》五个展览,保持着一贯的学术水平和实验性探索。

泰康空间展览现场

2019年三月,携55位艺术家的70余件作品,“中国风景:泰康收藏精品展”重磅加入第三届画廊周北京的阵容,也奏响了筹备中的泰康美术馆的开幕前奏。这是泰康收藏继2011年在中国美术馆、2015年在武汉大学万林艺术博物馆后的第三次公开发布。同时收藏两代作品是泰康在国内收藏界的显著特点。具有生命力和体系化的收藏核心,为重新思考和梳理中国当代艺术史提供了一个有益的思路。

魔金石空间,于伯公项目《果壳》展览现场

在为新晋国内与国际年轻艺术家提供探索与实践平台的同时,魔金石空间亦关注立足于中国本土艺术环境的艺术家,致力于开启与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中被忽视的成熟艺术家的对话,从而试图为公众打开一个进入当代艺术语境的不一样的窗口。2019年,魔金石空间筹备建立了自己的学术部门,并在六月苏黎世艺术周期间呈现了蒋志的个展《震源》,积极推进国际交流。

位于798艺术区内的佩斯北京外景


一些问题和一些“新玩法”

虽然机构们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常规动作,但也有一些机构碰到了“麻烦”。比如过去的2019年,佩斯画廊就宣布关闭北京展厅,仅保留其办公室及贵宾展厅。长征空间官宣将暂停参加博览会,并实施一系列新的运营策略。随着画廊运营成本越来越高,花费精力运营推广年轻或不知名的艺术家,去掉各样成本,画廊几乎很难挣到钱。另外一家运营十年之久,以推广年轻艺术家为主的杨画廊也关闭了空间,亦反应出类似的问题。同期先后关闭的还有北京箭厂空间。

创办于2010年 原杨画廊外景(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经济不景气,但是总得有些新玩法,做时髦。就是把那些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们和艺术家们叫到一块交流,然后联合创作(当然主要由艺术家创作,科学家提供思想材料),然后拿出来“成果”展览。2019,不搞个局让科学家和艺术家开“联谊会”你就out了。还有诸如今日美术馆在推的未来馆,央美的科技艺术季,还有那个2019年频频举办个展的微软小冰,无不释放出一种科技艺术热的信息,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将在未来10年越来越受关注,就像10年前的新媒体艺术那样。

SKP-S现场

再要不然,就是去商业地产看看沉浸式体验和当代艺术的结合,也是个时髦玩法。2019开业即火爆的SKP-S是个绝佳例子。听说开业那天,流水是十个亿。SKP-S以“数字-模拟未来”为主题,讲述人类移民火星的故事,搭建了完整的叙事框架,涵盖商场所有空间,打造了一款沉浸式的场景。导演SKP-S这场大秀的便是来自韩国的时尚眼镜潮牌Gentle Monster。

(特别感谢:感谢王春辰、王一妃、夏季风、吴洪亮、晏燕、盛葳对文章帮助并提供名单)

SKP-S现场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订阅“艺术头条”艺术号,查看更多资讯



点个“在看”再走吧👇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雅昌艺术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开通会员 免费阅读该文章

取消去开通
开通会员 免费阅读该文章 ¥2.99 阅读全文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