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建筑话题 | 艺术与建筑的“边界”


在《看不见的城市》中,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以马可·波罗向忽必烈汗汇报的方式描绘了五十五个想象中的城市。流露出“在现代化和全球化的过程中,城市总是以失去历史和自然的代价寻求经济的发展,而城市的均一化变得不可避免”这一问题。

但是在工业革命之后,很多艺术家和艺术流派开始关注类似问题。人们开始对高速发展的城市化生态产生质疑,乃至近代智能化高度发达的文明也引起了各种“担忧”。

Le città invisibili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write/png/202110/3523300b131004f7cd96f9cf5902179e.png

Images © Karina Puente Frantzen


艺术家、建筑师开始不断的尝试从已有的空间结构和构建模式中寻求返璞归真的方法,以“艺术语言”表达出他们对于时间、空间及环境的探讨。

Art inspired by Italo Calvino's Invisible Cities.

01

L'Arc de triomphe empaqueté

包裹凯旋门




近日,大地艺术家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与其妻子Jeanne-Claude Marie Denat设计的艺术作品《包裹凯旋门》在酝酿了 60 年之后终于在法国巴黎与大众见面。 这件斥资 1400 万欧元(约 1 亿人民币),使用了25,000 平方米的织物和3000 米的鲜红阻燃绳索材料所呈现的“艺术巨作”在巴黎市政府和蓬皮杜艺术中心的支持下,经过Christo的团队与法国国家纪念碑中心的举世合作,为观众上演了一次将标志性建筑——凯旋门包裹隐藏长达16天之久的神奇演出。

Wolfgang Volz © 2021 Christo and Jeanne Claude Foundation


包裹的凯旋门成为了一座“消失的建筑”,掩盖其本身的艺术性,隐去波旁王朝和拿破仑的故事。在此,建筑师让·夏格伦的语言沉寂了,时间线在这里被“一刀切断”,而克里斯托的“语言”开始讲述2021年的“新鲜事”。这不仅仅是这座建筑的新生,更是以艺术改变了建筑的叙事,将建筑的时间线、文化背景和当代社会问题交织在一起,以一种蒙太奇的手法陈述给大众。

Christo与其《包裹凯旋门》预备手稿,于纽约工作室

02

Sacral


骶骨



意大利幽灵艺术家Edoardo Tresoldi最近推出了新作—Sacral骶骨,于意大利拉文纳艺术博物馆的16世纪回廊中展出,作品延续了艺术家的金属丝网的创意,从城堡中吸取了灵,将这个有象征性的地方用艺术装置展现出来,为游客提供沉浸式的互动体验。

images © roberto conte

Edoardo于2009年在罗马正式开始多样的创作实践。艺术家使用丝网和工业材料进行超越时空维度的创作,希望以此记叙艺术与世界之间的对话,他的作品昭然若揭地让创作本体隐匿于环境之中。基于多年来不断的创作,他将古典和当代艺术语言融合衍生出第三种语言:超当代艺术。不难发现,他早已突破单一的艺术家身份,习惯与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园林设计师、音乐家等不同领域的专业人才合作,以创造更具诗意与灵魂的作品,使人们能够在他的作品中相遇、冥思、内观自我。

03

Merzbau


梅兹堡



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 用60年来成就包裹凯旋门以探索永存与消失之间的“自由”,来表达他对环境和城市的思考。他的“前辈”达达主义艺术家库尔特•施维特斯(Kurt Schwitters)则直接挑战了空间本身,并自创了Merz艺术的概念。他的代表作《梅兹堡》(Merzbau)是一个由木材、石膏和精心挑选的碎石块构成的一个房间,Kurt耗费了十余年时间,发动了身边许多的朋友才创作完成。尽管它在1943年毁于联盟国军的轰炸,但却因它而诞生了“梅兹结构”,即一种展现几何和感性秩序的不规则板材构成的结构。

《梅兹堡》的内部景象

《梅兹堡》的外部结构

《梅兹堡》这件作品是一个完全由抽象拼贴而成的三维空间,不仅从视觉上突破了空间结构,还带着所有参与者的叙事,共同构成了艺术的创新和空间的“革命”。迄今,“梅兹结构”依然影响着建筑行业和家居行业。

Kurt的Merz概念,即“在艺术创作中使用任何想到的材料”

04

The Dalí Theatre-Museum


达利博物馆



西班牙菲格拉斯(Figueres)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的家乡。1974年,达利在故乡创建了举世闻名的达利博物馆,这里便成为吸引全球艺术爱好者的胜地,是西班牙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之一。这里原本是一座剧院,达利亲自“设计”了改造工程,将其命名为“记忆博物馆”,达利自己则称它为“超现实主义世界”,里面收藏着达利在各个创作阶段的作品,如《挂钟》、《维纳斯的幻影》、《纳希瑟斯的蜕变》、《记忆的永恒》、《西班牙内战的预感》等。

除画作外,博物馆还展出达利设计的雕塑、珠宝、家具等。博物馆的外立面上立满了“巨型鸡蛋”,馆内的一个展厅被布置成美国性感女影星梅·韦斯特的面容。这座博物馆延续了达利的表达,用他荒诞不经的语言来讲述了一段“超现实主义”剧情。

05

Time, timeless,no time


时间/永恒/没有



随着艺术流派的更迭,在当代,探索亦从未停止。2004年,由建筑师安藤忠雄所设计的日本濑户内海地中美术馆的地下一层空间收入艺术家沃尔特.德.玛利亚的空间装置艺术《Time/Timeless/no Time》。安藤式的清水混凝土空间里,一个直径2.2米的球体与27根木柱以充满仪式感的姿态排列在绵延而上的台阶上,而作品的另一个主角就是天井射入的光线。

球体光滑的表面反射着天空的形状,随着时间变换,室内几何体的光影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使作品呈现出不同的姿态。安藤忠雄的建筑空间和沃尔特.德.玛利亚的艺术作品交融在一起,共同呈现了一场关于光阴流逝的故事。


06

Prada Marfa

永远不开门的Prada专卖店


Marfa—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个沙漠小镇,从上世纪70年代Donald Judd把工作室从纽约搬来此之后,这里就成了艺术家的天堂。2005年,来自北欧的艺术家团体Elmgreen&Dragset在沙漠的深处建造了一件特别的雕塑—“永远不开门的Prada专卖店”。

整个店面的外形是一个简单的方盒子,店内也用极简的形式呈现着2005年Prada秋冬款的鞋子和手提包。这像是在与距离不远的Donald Judd相互呼应。“专卖店”静静地矗立于这片沙漠,留给命运慢慢将它改变。

07

Serpentine Pavilion


蛇形画廊



2016年,建筑事务所BIG为伦敦蛇形画廊设计的夏季展亭又名“未缝合的墙Unzipped Wall”, 雅克·英格尔斯(Bjarke Ingels)采用了最基本的建筑结构—简陋的砖墙,并在美学上“拆开”了它,把它变成了一个几乎流线型的帐篷状结构。笔直的管状玻璃砖墙体在顶端向两边波状分开,承载主场馆功能。白天这里是咖啡厅,夜间则成为蛇形画廊中的表演空间。建筑师通过探索“对立面”的概念,创造了一种新的“建筑结构”,并通过玻璃纤维材料的辅助,营造出具有流动性和坚韧性的外形,既是模块式又有雕塑,透明和非透明穿越其中。

这座临时性的蛇形画廊传递着建筑师一贯的设计风格,他不仅在建筑设计上勇于革新,也致力于新材料的运用,往往将一座建筑的价值超常发挥。

08

Mirage


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是艺术家Doug Aitken与Desert X 于2017年在加利福利亚圣哈辛托山脉合作留下的装置艺术。灵感来源于灵感来自于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美国伟大的建筑师之一)的住宅。Doug使用镜面覆盖了整栋小屋。当人们看向小屋,所见的便是模糊不清的边界和随着环境发生变化的反射虚像。

它作为一个隐喻,就像是再次诉说当年人们前往西部的故事,人类总是满怀抱负,迈向未知的旷野。

09

sea/see/saw


海/看/看过



2018年,时值佩拉博物馆的十周年庆典,艺术家卡尔加里Caitlind R.C. Brown 和韦恩•加勒特Wayne Garrett 共同创造了一块直径达9米的巨大镜片放置在伊斯坦布尔著名的佩拉博物馆外墙上,并将其取名为《海、看、看过》,这块巨大的圆形镜片由14000块回收废弃眼镜镜片组成,艺术家用绳子和钢丝将这些镜片串在一起。

这是一件特殊选址的艺术装置作品,之所以选择挂在佩拉博物馆外是为了反射博斯普鲁斯海峡金角湾波光粼粼的水面。镜片遮盖住了建筑的外表面,每面镜片通过反射不同强度的光线使建筑外墙被放大和扭曲。



在库哈斯的著作《盒子里的生活》中,他曾有一段诗性的文字表述:

我曾经说,我不是一个历史主义者,

等等,我们拥抱在一起。

我们开心,很开心……

我们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们如此高兴?

继续等待,等待着……

让我想一想,就快要想到了……

再等等,既然我们如此愉悦……

让我想一想,对了!

是这些树!

树?

你不记得了么?我累了。

你看到了什么?我什么也没看到。

昨夜,这里黑压压的全是人,

现在,这里满满地被绿叶所掩盖……


——雷姆·库哈斯



看似毫无章法的叙事诗带着读者进入了一个“故事情节”,如同两个人在对话,用以表述人物在空间中不同时间的体验,这种体验似乎是在描述建筑本身,又与对象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这些,最终又变成建筑项目本身,以实物化的方式呈现在大众眼前,这就是一位传奇建筑师的“叙事”方式,建筑就是他的语言。

但今天我们提到的Dali、Kurt、Christo和其他艺术家们打破了艺术与建筑之间界限的探讨,通过这种“不分明”的方式回溯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自然性及社会性。并用艺术的手段配合建筑的形式传达给公众。




也许界限可以被打破、技法可以回溯、材料可以再生,但人类在这多年的探索和试验中所付出的代价却不可挽回了。艺术家的“提问”和建筑的“重新表达”无一不是在提醒大众关注形式背后的概念、关注它们存在本身的“合理性”在哪里?


END



图片来源:domus意大利版,domus中文版,艺术家官网,网络(侵删)



来源:domus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