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精品力作抒写美好时代--著名艺术家郝军和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精品力作抒写美好时代--著名艺术家郝军和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郝军是谁?乍听名字您可能会感到陌生,如果看到他的简历,您肯定会和记者一样惊呼:原来是他!

  今年7月1日,郝军设计的《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邮票面向全国发行,全国集邮爱好者争相购买;人民大会堂河北厅的巨幅壁画《金山岭晨光》是他画的,每周都会在央视《新闻联播》里数次出镜;石家庄西柏坡纪念馆备受瞩目的巨型铜雕《新中国从这里走来》他担任艺术总策划;徐峥导演的电影《港囧》,他任视觉艺术顾问,片名是他题写的,片中出现的油画作品全部出自他手……

  要告诉各位读者的是,这位大名鼎鼎的艺术家是从石家庄走出去的。昨天,在接受本报专访时,郝军说:“我正在策划明年回石家庄举办展览,向家乡父老汇报自己这些年来的所思所想所得。”

  抢眼: 方寸间见证百年辉煌党史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邮政于今年7月1日发行了《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邮票,发行总量为1500万套,是建党周年系列邮票中发行枚数最多、表现内容最广、发行规格最高的一套。邮票采用连票设计形式,运用油画写实手法表现,20枚邮票就是20幅绘制完整的油画,并采用连绵不断的飘带贯穿整体,寓意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光辉历程。

  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画高研班导师的郝军,正是这套邮票的设计者、邮票绘制者、版式设计者。“能够担纲建党百年纪念邮票的设计工作,是我莫大的荣幸。所以当时召开创作推进会的时候,我第一个就报名了。”郝军说,要在纪念邮票中展现中国共产党的百年辉煌历史,需要呈现的历史元素非常多。那么,怎样达到“政治正确、艺术精彩”,他给自己制定了16个字的信条:“遵守纪律,听从指挥,能打硬仗,无私奉献。”

  从2020年11月接到任务起,郝军就开启了“5+2、白+黑”的工作模式。他一头扎进工作室,没日没夜地创作了七个月。在此期间,他吃饭经常用泡面、火腿肠凑合一顿,累了就在椅子上睡会。他每画一会儿就要停下来,拿起缩小镜细细端详。“人们拿在手里的邮票只有5厘米长,跟我看到的画布不一样,必须要让这幅画缩小后同样精彩!”家人和朋友问他累不累,他回答:“能在这样的历史性时刻,做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我太兴奋了。”

  20张作品累计修改了上千次,邮票上的一笔一划,包括背景上的报纸,都是郝军手绘出来的。“开天辟地”是邮票的第一枚,也是修改最多的一枚。郝军花了不少时间去研究南湖红船的造型和结构,甚至上面有几个门、几个窗都要弄明白。他还特意花了2万多元托朋友从南湖购置了一款红船模型放在工作室,反复观察比对,审视自己在绘画中是否做到了精准还原。“必须准确,绝对准确。一色一墨都需要考量,每一笔都要经过认真思考才能落画定版。”

#郝军 #抒写美好时代 的海量数据就在Artbase

汇聚全球艺术数据,权威地行业研究与分析,随手可得的艺术教育和艺术品交易参考工具。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套纪念邮票赢得了业内外的一致好评。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会长、著名艺术家李庚评价:“能够打动我的心,画面赏心悦目,非常经典的大作,张张都是巨制。这套邮票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百年风华、永载史册的激动时刻。”

  心声: 承接重大项目源于使命感 也是因为喜欢挑战

  《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邮票并非郝军第一次承接重大项目。2000年,年仅33岁的郝军担纲设计人民大会堂河北厅,进行重新装修,厅中巨幅壁画《金山岭晨光》也出自他手。

  这幅壁画位于大厅正中间,高5米、宽9米。画面远处,长城在崇山峻岭间蜿蜒,始终昂首挺立在山岭最高处;近处,峭壁之上,一段高大的城墙和烽火台气魄雄浑,晨光把山体染成一片金红色……整幅画作以长城的壮美恢弘为底色,展现了昂扬磅礴的民族精神,震撼了无数国人的心灵,吸引了众多外宾的目光,被誉为国家名片。

  郝军对金山岭长城并不陌生,当年他在中央工艺美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上学时,曾专程坐长途汽车到承德滦平等地实地写生。接下人民大会堂河北厅的设计任务后,金山岭、喜峰口、山海关、老龙头……他走遍了河北长城。全国人大常委会、河北省委、省政府对此极为重视。在与有关部门多次协商后,郝军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金山岭长城。

  为此,郝军去了上百趟金山岭,“自己坐长途车过去,吃住行全部自费,每个季节都去,往往是从早到晚地观察,就是想感受不同时刻长城的样貌。”那年冬天,他在烽火台上熬夜等日出,租了两件军大衣穿上依然寒气逼人,他一会儿躺一会儿蹲一会儿站,一夜没睡。次日凌晨,当朝阳冉冉升起,阳光刺穿云层,蜿蜒起伏的长城就像飘落在万山丛中的一条黄金带,忽高忽低,忽隐忽现,“第一次看见,我忍不住落了泪。”郝军回忆。

  对长城一砖一瓦了然于心后,又经过小改一千多遍、大改三百多遍的创作,郝军完成了作品《金山岭晨光》。之所以定名晨光,郝军说:“我希望展现的是整个中国都犹如旭日东升,给人感觉朝霞遍天、欣欣向荣。”

  人民大会堂河北厅的设计完成、《金山岭晨光》巨幅壁画的创作成功,成为郝军艺术事业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此后各类重大的设计项目接踵而至,他也成为中国环境艺术设计领域执牛耳者和重量级的艺术家,先后参与了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改造、国家孔子学院总部的设计等国家级重点项目。

精品力作抒写美好时代--著名艺术家郝军和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2001年创作绘制人民大会堂《金山岭晨光》壁画

历时一年半

精品力作抒写美好时代--著名艺术家郝军和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郝军正在绘制人民大会堂壁画《金山岭晨光》

  值得一提的是,河北也有不少郝军的力作,他是河北省会议中心和石家庄市人民会堂的艺术总设计,还曾在西柏坡纪念馆改陈项目设计竞赛中一举囊括6项金奖,备受瞩目的77名七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的大型群雕由他策划,并且,他还是作者之一。

  二十多年来,郝军为了重点项目付出的精力和财力难以计数。有人好奇地问他:这样不计报酬甘于付出究竟是为什么?郝军说一是使命感,再就是个性使然。郝军当年求学的中央工艺美院拥有一批艺术大家,他们充满家国情怀,甘愿将个人艺术理想与国家和人民的需要相结合,创作出一批经典之作--张仃参与了国徽设计和我国第一套纪念邮票的设计,绘制了中国第一部彩色宽银幕动画片《哪吒闹海》的美术形象;吴冠中曾为人民大会堂创作巨幅油画《长江三峡》……如今的郝军与前辈师长一脉相承,“在当代中国做一个美术家,就要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创作精品,抒写时代,做出无愧于时代的、让人民满意的作品。”

  说画: 创作过程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幸福

  如果说承接重大项目,是郝军作为一名艺术家讲好中国故事的使命感使然。那么,可以说,在当代艺术领域还有另外一个郝军,始终用绘画观照内心,与这个世界对话。其作品不但艺术水准高,而且很受市场欢迎,很多年前就已经拍出几十、上百万元人民币的高价。

  郝军的代表作有几个系列。早年的油画“乐器系列”是画廊里的抢手作品,在韩国、日本和欧洲做个展时,常常有人在他的画前落泪,说是从中听到了心灵的乐章;他在油画“水系列”中,描绘各种形态的水波,或深邃或平静。有人说,看郝军的“水系列”仿佛在听贝多芬的交响乐;近几年郝军的水彩画“建筑系列”备受瞩目,在他笔下,西方古建筑的每一道光影、每一块笔触,都无比精准严谨。让人猛一看以为是照片;中国画“尘埃系列”则展现了郝军天马行空的内心,各种毫不相干的场景被他结合到一个画面。这是他将自己刷微博、看书甚至做梦时的经历和感受融入其中,用他的话说就是在用画笔写日记。

精品力作抒写美好时代--著名艺术家郝军和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56cm×80cm  水彩纸本  2019年

精品力作抒写美好时代--著名艺术家郝军和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澳门圣保禄大教堂》  56cm×80cm  水彩纸本  2017年

精品力作抒写美好时代--著名艺术家郝军和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水知道答案》  90x120cm   油彩.亚麻布  2015年

  郝军画一幅画少则数月,长则数年。有亲眼看过他画“水系列”的朋友记得,看起来很简单的水,郝军用无数细小的色块组成了巨大无比、暗流涌动的画面。“他每天只能画出极小的一块水波,但郝军乐在其中,他表现出‘愚公移山’的精神状态,由于这种绘画非常深入细腻,因此画面虽然不大,却是一项极费工的劳动。他和我说,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每天要完成三平方厘米的画面。”

  对此,郝军笑着说,有些人以为画家的日子潇洒又好玩,其实不然,“艺术家也是劳动者,画布就是我们耕耘的田地,每天一点点在上面涂抹,积少成多,聚沙成塔。”不过跟一些人只关心最后的成果不同,郝军更在意过程,“艺术不应当是我们的职业,应当是我们的生命。绘画本身就是享受,钉画框、绷画布、调颜料、抹上去等的过程,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觉得幸福。”

  跨界: 能设计会画画 将来还要当导演

  因为跟徐峥导演的一次合作,令郝军在影视圈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精品力作抒写美好时代--著名艺术家郝军和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郝军和徐峥导演在香港《港囧》拍摄现场

  《港囧》筹备之初,徐峥到郝军的工作室体验生活,后来爱上了他的作品,随即邀请他合作。作为该片的视觉艺术顾问,郝军在很多细节上提供了支持。电影场景中的很多字体元素都出他之手,题写片名(包括中英文),用毛笔书写所有演员名单。片中杜鹃扮演的女画家在香港举办个人画展,其中所有作品都是郝军专门创作绘制。

  由此,很多导演都发现这个画画的郝军很有料,纷纷找上门来,凭借《风声》《征服》等影视剧广为人知的高群书导演就是其中一位。郝军为他的贺岁片《过年好》题写了片名,还为该片海报设计等出谋划策。

  原本郝军的创作就涵盖了水墨、丙烯、油画、线描、彩墨、雕塑、漆艺等多种方式,再加上他参与影视剧、喜爱收藏和书法等,艺术圈有人将郝军比作达·芬奇式的艺术家,惊叹于他干一行成一行的天赋,郝军则说这些源于当年的学习经历。

  早年在中央工艺美院上学时,多元化的教学方式给郝军提供了开放包容的视角和胸怀。他的专业是壁画,在校期间系统学习了全世界各种形式的壁画,壁画中有金属、纺织、手绘等,他也相应接触了多个艺术门类和多种学科的知识。当时学校还常邀请国内外专家到学校讲座,有艺术家、科学家、医学家、建筑师等,郝军对每一学科都兴趣十足。这样的学习经验也许拿到今天来说,就是当下很时尚的“跨界”。“大学读书的经历教会我要以‘大美术’的视角来看待艺术,艺术作品的创作不光与美学相关,甚至也还会与农业、空气动力、地理、天文相关。”

  在郝军看来,艺术家的天性就是创造创新,探索无限可能。为此他喜欢和科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等各界人士做朋友,他与“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就是忘年交好友。郝军还喜欢学习和感受一切未知的事物。在他看来,这些都能让他获得新知识,对世界有更加全面的认知,而这一切又反过来滋养着他的创作。

精品力作抒写美好时代--著名艺术家郝军和他作品背后的故事

与袁隆平老先生在一起

  采访中郝军说,他计划自编自导一部自传式电影,并已经开始进行剧本创作。“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是我崇尚的人,虽然差得远,但我愿以他们为榜样,探索自己的无限可能。人生这样才精彩。”

  幕后: 坚持梦想 考进心仪的学校

  今年11月28日郝军在朋友圈发了句话,“上苍完全是为了坚定你的意志,才在道路上给你设下重重的障碍。”有朋友追问,那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他回复“熬着呗”。这段话可以算是郝军人生和艺术经历的小总结。

  出生于1967年的郝军,祖籍山东,幼年时随父母来到石家庄。他的父亲是知名画家郝华,基因注定郝军要走上艺术之路。童年时他曾在天津姥姥家住过,当时父母除了给他寄衣服糖果外,还有美术杂志书籍和颜料、画纸,郝军4岁时拿起画笔,就此再没放下。“真的是随心所欲,想怎么画就怎么画,但我姥姥姥爷和父母从不说一个不好,只有鼓励,这让我对画画兴趣十足,也充满自信。小小年纪就决定要当画家,除了艺术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9岁时父亲带他去北京,就跟时下父母带孩子去清华北大一样,父亲带着他去了中央美院和中央工艺美院,还去李可染、吴冠中、王雪涛等大师的家中拜访。当时吴冠中问小小的郝军,你喜欢画画吗,小男孩说喜欢,还说自己想考中央工艺美院,吴老当即说好,并说今后每出一本书都给郝军一本。“一直到先生去世之前,我收藏的他所有画册都写着‘郝军留念’。”

  尽管天分颇高,但郝军的高考之路一波三折。1986年,郝军开始报考中央工艺美院。在北京考学时他住过地下室,曾经还在北京的老火车站候车厅铺一张报纸或者垫上纸盒子睡觉。还有一次他去河南郑州考试,原本说考三天就能返石,结果考期临时延长,他带的钱不够,就和一同考学的几个朋友每天去餐馆等着吃别人剩下的饭菜……其间,他的分数数次足以进入包括北京电影学院在内的其他院校,但他还是坚持最初的梦想。1990年郝军第五次参加高考。那一年他专业创作全国第一、专业总分华北五省市第一。用了五年时间,历经五次高考,郝军如愿以偿考进自己心仪的学校--中央工艺美院(现在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那个时候,中央工艺绘画专业两年招一次生,一次只招8个人,我就想上这所学校。”

  那五年让郝军懂得:要用一颗勇敢的心去面对自己人生道路上的艰难险阻。在大学郝军表现出众,他的画作几乎全部被院藏,作品获日本平山郁夫奖、龙富士大奖提名,在学校美术展上数次获奖。毕业之后他留京任教,很快做出了成就,也创作出了本文开头那些举世瞩目的作品。

  对此,郝军说他要感谢很多人--父亲始终是他的有力支撑,也一直为他的每一点进步欣喜和自豪,当然作为传统式中国家长,他从未当面夸过儿子,但每次跟老友提起来都很欣慰;吴冠中、李可染等大家的言传身教也令郝军受益匪浅,“李可染先生每天都要写一篇大楷,这也直接影响了我坚持练习书法。吴冠中先生对艺术是真爱,每次我去拜访他,他都要事先问好何时来、什么事、需要多长时间,到点后得立刻走人,因为他还要继续工作。”

  告白: 石家庄造就了我的性格 成为创作的精神动力

  身高1.84米,A型血,处女座,光头,戴眼镜,对人和事有着自己的细致与周全,这是郝军给人的第一印象。徐峥说郝军是个特别好的人。“在我的印象当中,我觉得艺术家就应该不光是说作品好,而且人本身要特别好。就是好得让我有一点不相信,这个人怎么这么好,是不是有啥目的?结果人家真没啥目的。”在导演高群书眼中,郝军是谦谦君子。很仗义,热心助人。同样从河北出去的他还总结说:“郝军是典型的河北人,燕赵风骨隐于坦荡、和朴、不骄不躁之下。这一切,都是华北大平原辽阔平坦苍厚,太行山的陡峻嶙峋拙朴所给予的。”

  采访中记者深深感受到郝军对家乡的惦念,提及见过的师长朋友、住过的街道、昔日的母校,他都是不假思索张口就来,一点没有已离开这座城市30余年的膈膜:“我童年、青年在石家庄度过,至今很多家人朋友在这里生活,是石家庄造就了我的性格。拿高考5年来说,石家庄人骨子里的踏实、执着和韧劲也是我能坚持下来的精神动力。”郝军说,石家庄人特别朴实、直接,也非常包容。“我考学那5年很多人给了我很大帮助,同学教我外语,老师也给我补课。”他还发现河北美术考生在全国高考中表现出众,“大家都很刻苦,基本功也扎实。这跟石家庄这个城市的气质很吻合,实在、淳朴,没有花拳绣腿。”

  近日,郝军和冷军、李庚联袂在北京李可染画院美术馆成功举办“三人行艺术展”。此次采访中郝军特意告诉记者他已经向河北美术馆递交办展策划书,计划明年在该馆举办“郝华郝军父子联展”。“一方面是给我爸庆生,再就是想通过展览向家乡亲朋好友做个汇报,汇报这些年我究竟干了些什么。也想告诉关注我成长的家乡父老,当年的那个喜欢画画的小男孩儿如今已50多岁了,不变的是对家乡的深爱,对艺术的初心。”郝军如是说。

来源:艺术家提供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Artbase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