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许振的画有啥好看的

​  许振的工作室的墙上挂了很多作品,最显眼的位置挂了两幅,那是我最喜欢的。两年后,发现还挂着,想作者也必然是钟爱的,这许久居然不换!

  尤其左边那幅,视觉上感受克劳德莫奈的池塘睡莲的意趣,雨打睡莲,湖面氤氲缭绕,神秘与惆怅挥之不去,随之走进广袤的湿地和稀树地带,这是地球的子宫和心肺,仿佛孕育了一场生命,然后是毁灭,抑或是毁灭后的重生,因为不能确定那汩汩而出的到底是甘泉还是岩浆。慎终追远,我们别有悲悯:一切生命都是卑微,起于浮萍之末,一切都值得珍惜。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何处去?高更用了长372.6厘米,高139厘米的规格和浓烈的色彩来诠释,具象地描画生命的状态以及灵魂的如影随形。许振用了只属于他的颜色给予我同样的胡思乱想。

  许振的颜色不是克莱因蓝,也不是莫兰迪灰,而是许振青。

  中国的艺术家,许振独爱摇青,最擅摇青,摇啊摇,摇得水波荡漾,腾云驾雾,弄出好些意境来。也摇出了自己的招牌,美其名曰水韵青花。

  水韵青花,自然与那闻名遐迩的青花瓷有关,将青釉的窑变转化为纸上的“水韵青花”。许振摇青,与留白处互为动静,于浸润中流淌韵律。水韵青花是个名词,又更像是动词,当然也可以是形容词,天青色等烟云而我在等你,这是客观呈现与主观审美相融合的高级表达。王非在《灵羽如何展开》说:在许振的青色下,其图式的梦幻性直指天庭!水韵青花,将所有坚韧的、柔软的俗物都染上了天空的品质!其烟云的变幻、缭绕源于道炁“协于上下,以承天休”的灵媒性。天趣在水墨和摇变中,将天界的神力融入世俗的方寸之间,以色代墨,化器为楮;又在浓淡流转中,许振将那天青色抹上一层温润的灰,营造出玉的质感。水墨只有到达玉质的程度,才能出神,才具备深层的审美要求,即以玉质的体感实现“天人合一”的幻觉。水墨一种幻觉,是文人达至幻觉的符图。“水韵青花”亦是一种幻觉,一种天际浑沦的幻觉,许振目及烟壑,心度云山,以青色喻天,以烟云写天。他似缥缈宫的逍遥主,轻挥云展,于高处浅吟低唱……

  水韵青花制造的视觉美感经久不衰,他熟练地使用原料,肆意涂抹天地和漩涡,纯粹以绘画材料的肌理,表达节奏和韵律。他笔下的形象似乎并不属于艺术家,而是属于画作本身,富有张力的表面质感中充满神秘的力量,这正是许振所沉迷的。

  这个世界如此美丽,还有太多更伟大的东西。许振早在几年前已开始探索新的边界,在青在基础上,色彩组合变化更多,适应更广泛的题材领域,历史的吊轨与幽叹,宗教的神秘与庄严,甚至物理的秩序与流变,都是他思考的空间,并通过玉质的表达呈现在读者眼前。有时我甚至忘了他是一个深谙中国传统的水墨画家,在我肤浅的观画经验里,我喜欢将画家与画家观照,作品与作品类比,试图找到一些传承和相似性,然后会心一笑:原来如此!然而类比中国画家,这种尝试徒劳无功。不得不说,许振是独特的,无论内容还是表达。

#许振的画有啥好看的 #许振 的更多精彩活动就在如何艺术It'sART

汇聚知名艺术家、策展人、艺术机构及政府机构,共同打造专业艺术评选,帮扶青年艺术家创业就业,提升艺术影响力、促进交易、保护艺术版权。

  放眼西方美术史,终有大量巨匠和作品浮现眼前,与许氏相连。作为德国浪漫主义运动的一个关键人物,大卫弗雷德里希创造了一系列有着朦胧氛围,且独具创意的风景画,为自己的故乡,赋予了强烈的精神性和宗教色彩。《海边修士》,面对着充满戏剧性的伟大自然界,虽然身显渺小,他自信而从容,站在贫瘠地沙滩上,拒绝了花丛和土地的诱惑,接纳无限广大的世界。有意思的是,画家用了乌贼墨汁作画,营造出一种超越自然之上的神秘力量。

  穿过岁月的幽暗,找寻相同的感召,当你低头的瞬间,才发现脚下的路。罗马坎帕尼亚大区是一片荒原,曾经环绕罗马市区四周,这里如今散落着一些罗马遗址,只有牛羊和牧人生活在此,但18世纪的艺术家深深为此着迷。这片广袤的平原不只是美丽还存着,还承载了美好的回忆和古时的希望。许振也为此着迷,他以独特视角描绘这片土地,他用色极少却给了我们思想,给了我们思考生与死的空间。世界广袤,名利虚无缥缈,唯土地与天空永垂不朽。

  狂风暴雨就要来临,苍穹下的希腊神话在狂乱,在狂乱不羁的风中摇摆。一座神庙沐浴阳光,另一座,已经被黑暗笼罩,这是文化发源地,光源闪烁着诉说历史的重要性,但这种文化无法延续,风起云涌的象征意义深远隽永。

  当然,更多的作品并没有如此强烈的叙事性,许振独特的风景里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这种虚无感更有趣味,也更有力量。我们可以最大程度地感受到现实意义。其实真正重要的并不是风景本身,而是画家对生活意义的理解。生活的意义?多么矫揉造作的表达,但是想找到一种方法,既可以用简洁的表现手法,又取得非凡的呈现还是很难的。许振的案头有《侘寂》一书,或许从中找一些启示?

  许振终会被认为是当代最重要的画家之一。他的色彩感细腻丰富,对构图如何相互依存理解透彻。有人认为许振是抽象派画家,但是从很多作品中可以看到,他也可以专注于具象的描绘。他坚持认为抽象和具象绘画并不是对立的,他认为抽象有助于确立边界,具体的形象在描绘真实空间方面非常必要。

  总有深遂的智慧弥漫天地之间,时而风起云涌,时而潜滋暗长,然而更多的时候是在默默的旁观,以欢喜的表情或悲天悯人的眼神。虽然我不知道许振青是怎么炮制出来的,也不是特别清晰没有标题的画作后面到底要表达啥,有时问他问题,他总是笑而不答:看画吧。

作者:三哥(文化学者、某著名杂志社长)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Artbase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