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打开APP

雅昌专栏|朱浩云:重情讲义格局大气—晒晒张大千赠友人的画作(上)

前不久,远在海外的好友、作家王亚法先生发来了《张大千的雅量》一文,披露了张大千的一件趣事。那是1971年,张大千假座香港大会堂开画展。因疾后未出席,委托好友李祖莱打理,自己则在美国加州环荜庵潜心作画。那天亚法兄朋友正好在环荜庵做客,听他摆龙门阵,突然电话声响,是在香港的李祖莱打来的,说:“展厅内失窃了一幅画,盗贼已经被抓住,送了警局。”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jpeg/202211/d89e5f4130ab1d0624d2ccaa3e205e9b.jpeg

张大千先生

(1899—1983年)

岂料张大千语出惊人,说:“偷画者系文化贼,他一定喜欢我的画才偷的,就把这张画送给他吧,不要难为他,叫他们不必追究,放掉他算了。”李听后哭笑不得,只好挂掉电话去交涉。过一会李又来电话说:“对方说,按照香港法律,窃物应归原主,盗贼必判监禁,物主无权变更香港政府法律。”大千无奈,叹了口气,放下电话,对一旁亚法兄的朋友说:“哎,等展览结束后,叫祖莱查查这位偷画人的住处,待他出狱后,我寄赠他一幅就是了。”

会员广告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jpg/202211/891e763b953e31a4e300a13af6ff62fe.jpg

1946年11月“黄山艺苑”欢迎大千先生茶会留影,

左起:第六人张充仁、第八人郑午昌、第九人张聿光、第十人陆丹林、第十一人许士琪、第十二人张大千,第十三人谢稚柳、第十四人李秋君、第二十人马公愚、第二十四人颜文樑、第二十五人郭沫若、第二十七人吴湖帆,其他社会名流不详(许士琪题合影标题)

实际上,亚法兄的文章是对我之前写的《为何张大千走到哪里,都吃得开》《走近张大千》(朋友篇)和《处处讲究,样样考究的张大千》等系列文章的一个很好补充,同时,也萌发我整理张大千的朋友圈及生前送友人的书画。据笔者统计,张大千友人遍布中外,几乎涉及到各个领域,如老师、晚清遗老、同门师兄、画家、书法家、篆刻家、鉴藏家、摄影家、裱画师、音乐家、戏曲家、政要、企业家、金融家、艺术评论家、美术史专家、作家、学者、诗人、词人、古玩商、书画掮客、厨师、医生、律师、电影人、军人、护士、花匠、和尚、喇嘛等等,可以说:文武官员、社会贤达、各方名人,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并留下无数趣闻、美谈、佳话,正如台湾资深记者、原《中央日报》社长、《张大千的后半生》作者黄天才先生说过:“张大千一生的故事太多,说也说不完,写也写不尽,大千终究是个传奇!”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jpg/202211/7ccf50781aeb2f0dfaea148dc89d7497.jpg

1948年海上文人在李秋君府上送别大千去成都时合影。

第一排左起:不详、王韵清、李祖韩、顾青瑶、黄凝素、李秋君、徐雯波、张大千、梅兰芳、李祖夒、张乃燕,

第二排左起:张比德、曹逸如、糜耕云、伏文彦、李祖模、顾景梅、李祖桐、谢稚柳、李祖元、陈德馨、李祖敏、不详、陈从周、胡亚光,

第三排左起:不详、不详、张嘉德(顾景梅题合影标题)

据笔者整理,受大千馈赠作品除了弟子外数量多的有张群、张学良、王新衡、张目寒、李秋君、谢玉岑、陆丹林、郎静山、台静农、白永吉、黄君璧、郭有守、李祖莱、高岭梅、曾克耑、罗寄梅、徐伯郊、羊汝德、沈苇窗、黄天才、严谷声、庄慕陵、叶恭绰、方介堪、陈巨来、刘太希、林寄华、简经伦、蔡克庭、蔡孟坚、林思进、杨孝慈、孙爱棠、胡崇贤、刘鼎臣、山田喜美子、娄海云、李顺华、徐敏琦等等。对重要的朋友,大千大都会在重要的节日里寄赠作品,不少还会打钱或是赠予他们的夫人及子女。有评论家认为,在同侪画家中,张大千应是无偿赠送友朋书画最多之人。

#张大千 #书画 的更多精彩活动就在如何艺术It'sART

汇聚知名艺术家、策展人、艺术机构及政府机构,共同打造专业艺术评选,帮扶青年艺术家创业就业,提升艺术影响力、促进交易、保护艺术版权。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gif/202211/0c00eed96d07a4068e675a78090666a1.gif

1952年张大千赴南美之际,香港众多好友前来送行时合影,

下图前排右起:朱省斋、徐伯郊、罗光灿、顾青瑶、黄曼耘、张瑞华、冯碧池、张大千、吴浣蕙、张杜芬、詹白云、高岭梅、高仲奇、高伯真

需要指出的是,在赠予友人的作品中,有的堪称是一个时代的张大千代表作,如张大千 1929年为北平长椿寺寿泉禅师作《松下观瀑》镜心, 尺寸 361×140.5cm。这幅是大千早年拟古之山水巨制,也是张大千20年代代表作之一,上款为北平长椿寺寿泉禅师。众所周知,张大千与佛教颇有渊源,早年还当过100天和尚,他一生结交了众多佛教界的朋友,他自己绘画作品也时常以“大千居士”落款或是钤印:大千居士。有资料显示:长椿寺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建于明万历二十年(1592),由万历皇帝的母亲李太后下令敕建,“长椿”二字即出自万历皇帝手书。由于这样的背景,长椿寺规模宏大,香火鼎盛,是明代中晚期的“京师首刹”。这一次张大千往长椿寺参佛,受到了该寺住持寿泉禅师的礼迎,张大千心蕴法喜。参佛之后,诚心创作了此幅《松下观瀑图》以奉寿泉法师印正。此作虽取法石涛,又不拘成法,自抒胸臆,既集合了古人笔墨之大成,又表现出了造化之神奇。画面气势撼人,万壑松云,飞泉流瀑,雾霭弥漫的巨石上有一僧人正静坐观瀑,让观者产生无限遐想。2022年华艺国际春季推出时,估价800—1200万元,尽管受到宏观经济下滑和疫情的冲击,成交价仍高达1495万元。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jpg/202211/4fe126aaf83bb5ac4e612588b71f8208.jpg

张大千1929年作 《松下观瀑》 镜心, 

尺幅361×140.5cm

(2022年华艺国际1495万元成交,上款北平长椿寺寿泉禅师)

在三十年代,张大千1936年作没骨青绿金碧山水画《华山云海图》手卷赠给春华楼老板、北平第一名厨白永吉是绝对不能遗忘的。这件画作是张大千三十年代的代表作之一。张大千在青绿山水艺术上的创新,却是大家一致公认的。该作颜料上使用金粉、朱砂、石青、石绿、蛤粉等珍贵矿物颜料,技法上融会了唐朝张僧繇的“设色没骨山水”和李昭道的“金碧勾勒山水”,画面上展现了华山连绵不断、雄奇秀拔、云海微茫的万千瑰丽景象。此作后归荣宝斋,每次展出都会引起轰动,现为荣宝斋镇斋之宝。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jpeg/202211/f8ef9bb90e949bb2452b98de3674538a.jpeg

张大千1936年没骨青绿金碧山水画《华山云海图》长卷,

尺幅 46.3×568cm

(赠北平春华楼白永吉,后归荣宝斋,现为荣宝斋镇斋之宝)

此外,张大千 1938年赠送给梅兰芳的《青山绿水》镜心,也是三十年代代表作之一。大家知道,张大千是个出了名的戏迷,一生结交了众多戏曲界名流,而且同梨园行大师亦过从甚密,如他与戏坛泰斗余叔岩、梅兰芳、荀慧生、马连良都很有交情,其中他与梅兰芳的交往曾为艺坛留下了著名的“先生是君子,我是小人”趣闻佳话。梅兰芳闲时爱好绘画,曾请教张大千画仕女法,而张大千曾说他的仕女画是受到梅兰芳喜剧扮相的启发。这件画作也是用大千拿手的青绿绘制,极具艺术和观赏价值。此作2010年被翰海推出时,估价1200—1800万元,上拍后受到众多买家追逐,最后以3690万元成交,高出估价高端一倍。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png/202211/af36d0228985232c1002fba6b243c24e.png

张大千 1938年作 《青山绿水》 镜心,

尺幅98.5×48.5cm

(2010年翰海3690万元成交,赠梅兰芳)

在四十年代,张大千1947年作《致李秋君夏山高隐图》立轴无疑格外耀眼,这是他以王蒙法门开自家面目,至为经意之作,也是张大千四十年代的代表作之一。此图当年张大千作于沪上李秋君的欧湘馆,题赠给“平生第一知己”李秋君,它承载了大千与秋君之间逾半世纪的温婉情意。此作在2008年佳士得露面时以677万港元成交,这个价格在当时也是高价,2021年中国嘉德再次隆重推出,以高达7245万元成交,13年翻近11倍,让人惊叹不已。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jpg/202211/71981b7b21f219d7e3161ee167910fef.jpg

张大千丁亥(1947年)作《致李秋君夏山高隐图》立轴,

尺幅161×63 cm

(2021年嘉德7245万元成交,2008年佳士得677万港元成交,赠李秋君)

在六十年代,张大千1968年为贺张群八十寿辰而作《长江万里图》长卷(尺幅53.2×1979.5厘米)世人瞩目,这是张大千六十年代泼彩杰作,也是他一生的代表作。此作张大千以气吞山河的胸襟和饱满爱国热情及对老友情感,积十日之功苦心经营、呕心沥血绘就。整卷画面主要以鸟瞰之构图方式展现了连绵不绝的动势和空间,将不同之时空视点,纳入同一视觉空间,透显了中国文化的宇宙观。画面上疏密明暗的安排,绝无单调重复之病,并有一气呵成的整体感。同时,画作可谓十八般武艺集一身,举凡泼墨、泼彩、用笔、点染、荫湿、流动、沉渍、干印等各项技法之运用,营造出长江山水庞大蜿蜒的磅礴气势,奠定了张氏在中国山水画上不可憾动的地位。台北历史博物馆为其举办专场《张大千长江万里图特展》,并印行《张大千长江万里图》。据当时媒体披露,展览当时,甚为轰动,印制的几百幅图卷被抢购一空,盛况空前。之后,该作屡屡被出版印刷,不少画家将此作为学习范本,影响可谓深远。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jpg/202211/0b73745895335abb149692363b6505ba.jpg

张大千1968年作《长江万里图》长卷,

尺幅53.2×1979.5厘米

(张大千为贺张群八十寿辰而作)

在八十年代,张大千1980年为林瑞蔼女士作的《远山含翠》镜心也是可圈可点,这是张大千80年代代表作之一。林瑞蔼女士乃张大千在美期间的英文翻译及秘书,1980年林瑞蔼女士专程来台探访张大千先生时所获馈赠。此作画纸为张大千先生订制罗纹宣,画纸左侧钤有“大风堂”水印。画面为全景式构图,云雾氤氲,大气磅礴,不拘一格。最难得的是,在于泼墨泼彩抽象画如真似幻,扑朔迷离,作品意境正如此画右方所题:“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出自于唐朝诗人王维之诗《山中》。2016年在艺流秋拍以2039.04万元成交,2017年在匡时(香港)以2065万港元成交。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jpg/202211/c5f5d11ce11f30c20372afaf2feef113.jpg

张大千1980年作《远山含翠》镜心,

尺幅57×137cm

(赠前来台北探访的林瑞蔼女士,2016年艺流秋拍2039.04万元成交,2017年匡时香港2065万港元成交)

以上列举的张大千馈赠朋友之作,有的是一生的代表作,有的是一个时代的代表作,从中可见大千对待朋友是多么的用心,多么的真诚、多么的慷慨。(未完待续)

注: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和拍卖图录

2022年11月16日写于上海五栖斋

是否打开艺术头条阅读全文?

取消打开
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
该内容收录进ArtBase内容版

    作者

    大家都在看

    打开艺术头条 查看更多热度榜

    更多推荐

    评论

    我要说两句

    相关商品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

    Artbase入口

    /